您的位置: 江北信息港 > 金融

邪能复兴第133章火种

发布时间:2020-01-25 20:02:49

邪能复兴 第133章 火种

右拐,奥姆巴巴波突然又往下潜去,卢克大惊,你再游一会儿我可憋不住气了,刚才要是没和护城河中的巨兽大战到还好,可战斗动作一大,肺中的氧气就剧烈消耗,这会儿已经告竭。

好在这次右拐后在河道侧面出现了个小铁门,鱼人娴熟打开,一头钻入,这时候大家也不再犹豫,跟了上去,这是个狭长的通道,水质浑浊发臭,带着奇怪的鱼骨头和油污,伊莎贝拉眼中冒火,似是要把鱼人生烤。

再斜上十几米,众人从水中探头,一时间张开嘴贪婪呼吸空气的声音响起。

卢克左右环顾,发现是个类似回廊的密封通道,两侧是仅容一人行走的石板,中间是流淌的浑浊水流,旁边时不时还有个圆形开口,浑浊液体潺潺流出,汇入水道,他大概明白过来了:“这是排污通道?”

鱼人点点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大家继续跟上,后面卫兵又到,可这回似乎是到了奥姆巴巴波的主场,他拐了几个弯之后就甩掉了追兵。

听着远去的呼喝声和脚步声,大家终于松了一大口气。

卢克发现肩膀被拍了一下,是斯特恩,胖子从头顶上捏住一个腐烂的鱼泡扔掉,然后把脑门的那根卷毛拧回螺旋状,眨了眨眼说:“我发现你能和鱼人沟通,不使用魔法?”

卢克心中一紧,刚才河岸上情况紧急,自己在光脑翻译下和奥姆巴巴波交流几句,当时连鱼人都没意识到问题,这死胖子居然发现了。

不过没关系,他知道就知道吧。

两人默契对视一眼,然后很自然地找上奥姆巴巴波,问接下来怎么走。

鱼人表情愁苦,咕噜几声,畏畏缩缩地说:“本来可以通过运河直接到我家门口,但是现在不行了。”

伊莎贝拉才不管这么多,当她知道刚在下水道的污水中游了一会儿后差点把中饭都吐了出来,现在正吵着让斯特恩给她翻译,就说要找个能洗澡的地方。

斯特恩一边答应长弓少女,一边用魔法翻译后的鱼人语问下水道的情况:“这里有没有什么怪物,能通往哪里?”

“可能会有一些鬣蜥人盗贼和盾皮鱼人流浪汉,高贵的腔棘鱼人可不会常来这里,我的曾曾祖父是一名下水道检修员,他以前干活时总会带上我,不过三年前他就年迈去世了,说来还真是想念。”

“替你难过,你的曾曾祖父一定见识过很多奇琴伊察的变迁吧。”斯特恩听到没什么威胁就放心了,还顺便安慰了一句。

“当然,曾曾祖父在他十岁高龄去世的,他这辈子见过许多商船呢。”

“几岁?”

“十岁!”

这对于短命的鱼人来说的确是寿终正寝了。

下水道无法抵达奥姆巴巴波的家,鱼人犹豫一番,开口询问:“不如我们去另一个安全的地方。”

“你们还没问出到底哪里可以洗澡么!”伊莎贝拉只听鱼人语哇啦哇啦个没完,彻底狂暴。

鱼人猜到了长弓少女的心思,连连摆手:“通过这条下水道,我们可以到张伯伦,张寡妇家去……”

人生何处不相逢,卢克一口答应,事实上他对红颜祸水张寡妇深表好奇。

张伯伦女士的家位于奇琴伊察城西居民区的一个河湾处,阁楼建筑,为了一块地修成花圃,篱笆上爬了些南瓜藤,里面有几颗向日葵探头,靠近大门的地方是一个葡萄棚,奇琴伊察湿热的环境并不适合这类植物,但是寡妇照种不误。

阁楼旁有个河湾,河道分成三岔,往东往南各有小桥一座,其中南边那座桥的桥洞旁是个下水道口,这天晚上钻出了一行人。

奥姆巴巴波探出鱼头,左右环顾,发现卫兵的火把亮光离这边尚远,于是招手示意大家安全,张伯伦女士的寡妇门在夜色中被扣响,一道门缝打开,女士惊呼一声,在与奥姆巴巴波短暂交谈后彻底打开,放众人进入。

张女士的老公在一次出海时被鬣蜥人杀死,没有子嗣,只给老婆留下一幢大房子、一个庭院和一笔可以产生足够利息的存款,奥姆巴巴波捕鱼归来经常路过这个河湾,而张伯伦女士不愿出门太远买鱼,两人就这样认识。

“无颌之神庇佑,这是人类,还有……还有矮人?”张女士拥有修长的尾巴和透明的背鳍,按照鱼人的审美标准,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不,他们是地精。”斯特恩纠正。

“好吧地精,我只在书本中读到过他们,他们喜欢歌舞,心志坚定,每年作物丰收的季节还会举行宴会庆祝,住在开着圆形木门和窗户的地洞里,今天居然出现在我的家!”张女士双手合拢,两眼看天,陷入莫名的幸福。

你说的那是霍比特人,斯特恩撇撇嘴,还是决定不点破,以维护寡妇天真的少女心。

奥姆巴巴波被祭司放逐的事情不但没使张寡妇退却,反倒燃起了闺中少妇那颗沉寂许久渴望冒险的来自骑士小说中的热血,她双手托鳃,在客厅中听完了情郎一路上的惊险历程,再加上斯特恩添油加醋补充赞美,眼睛都变成了心状。

“奥姆巴巴波,我的英雄,你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你的人类朋友的忙,我来帮!”张伯伦女士用力握住渔夫的手。

“蛤?”奥姆巴巴波惊呆了。

按照渔夫的想法,他多躲一会儿,等风声过去,就可以出来继续幸福生活了,至于冒险者们的事情,既然进了城就应该与自己无关,况且自己还仁尽义至,把他们带到了这个安全的地方。

斯特恩一眼看出渔夫的想法,不动声色把他拉到一旁,诉说其中厉害,说你觉得就算事情平息,大祭司追查不到你?你也看到那些潮水般袭来的虫子了,奇琴伊察即将有一场浩劫,而在这场浩劫中生存下来并声名鹊起的人,就是未来带领腔棘鱼人走向繁荣的那个人,巴拉巴拉,诸如此类。

卢克看到一胖一鱼在客厅窗口窃窃私语半晌,鱼人转身回来,眼中冒火,意气风发,连鳞片都闪烁着一种名为斗志的光芒,他把张寡妇一把拥入怀中:“没错达令,我就是那个鱼人族的既定之人,邪恶的祭司打不倒我,飞翔在夜色中的魔鬼杀不死我,任何事情都不能摧垮我!”

斯特恩恰逢时宜地凝聚手心一团奥术冰晶,用正气凛然的语调说:“张伯伦夫人,请您放心,奥姆巴巴波的冒险之路绝不孤单,我们,法师、战士、游侠还有勇敢的地精,都是他的左膀右臂。”

两头地精面面相觑。

张女士幸福地捂住心口,差点昏厥过去。

众人安顿一晚,张女士不嫌劳累,为大家准备晚餐,虽然主要由烤鱿鱼、鳗鱼片、蛤蜊、清蒸皮皮虾和油焖沙丁鱼构成,但饿了近一天的众人还是吃得不亦乐乎。

第二天清晨醒来,伊莎贝拉已经准备了些蔬菜海苔当早餐,顺便给卢克弄了一份,长弓少女早睡早起,虽然房间里没法训练,于是做了一些类似拉伸的运动。

伊莎贝拉说张女士一早就出门联络闺蜜去了,像她这种遗产丰厚又有一定姿容的妇人,在中层乃至上层的女士沙龙中很是混得开,而那些贵妇小道消息灵通,早上街头巷尾发生的事情,到下午就一清二楚。

况且张女士还有几位好姐妹和人类商会有生意往来,在城中有一定的能量。

至于斯特恩则用法术伪装了一下,扮成商人去了港区。

“奥姆巴巴波呢?他可别一起出去了。”卢克发现鱼人不见了。

“他在地下室练剑,抢走了地精的一柄武器,可是没有人教他。”伊莎贝拉说。

“这可不行,我得指点一下。”卢克明白这种关乎生死的技击,初学时是重要到了极点,有些坏习惯一旦因为自学不当形成,那就要耗费一辈子去纠正。

“你当真?”伊莎贝拉挑了挑眉毛。

“当真。”

“好,那我就教他射箭!”长弓少女拍手笑道。

“你这野丫头掺和个什么劲儿。”卢克正往地下室走,闻言顿时一个趔趄。

奥姆巴巴波受宠若惊,在他看来宛如天神下凡一般的战士居然亲自来指点自己练剑,城外林中,违神者被卢克施展星辰打击,一剑削了脑袋的景象已经烙进了脑海,成为挥之不去的记忆。

渔夫无视了伊莎贝拉的殷勤,努力学习剑术,卢克看出他完全没有战斗基础,而学院剑术就是从基本的招式开始的,于是直接传授这个,虽然卢克在剑斗方面灵气欠缺,但要学就学到一丝不苟的练法,使他每一个动作都如教科书般标准。

“我能成为你这样的剑客吗?”在休息的时候,鱼人大口喘气,扬起脖子,用刚学的通用语发音问坐在一旁的卢克。

你不能,他拿下过一些近乎不可能的战斗,伊莎贝拉刚想开口,卢克却用眼神阻止。

“当然可以,”卢克盘腿而坐,脱剑膝前横,“每个人都可以,正如史诗所说,我们的祖先战胜了洪荒时代的巨兽,用刀剑与战马统治陆地,宇宙让我们为之兴奋,星空指引我们来到异国海洋。”

“而我们,就是那些种族的后裔,我们血管中流淌的,都是开拓者的勇气。”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那里治疗牛皮癣好
成都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江门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大同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