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互联网企业现短命潮做大数据成破局曙光

2019-02-03 05:13:35

中新杭州4月30日电(倪晨琪)“股票市场近期有多火,大家都知道。我们在去年夏天开始预感到这一股劲头,几位朋友就合伙开了互联股票配资公司。合伙人自己出钱,风投进入,给散户甚至是‘屌丝’杠杆配资。至少,今年的行情应该是好的。”杭州一家互联股票配资公司的负责人向说到。

上述负责人原是一名风投人士,在他看来,互联+任何模式都是一种可能,更是一种趋势。“没有互联概念的项目风投,很多时候看都不看。”

在杭州,从大学生、草根创业到人民Uber(优步)到企业O2O创新,交流中,你随时可以感受到一股互联的“狂热”。这是一场“风口”上的“战争”。

“互联无论是+金融、+汽车还是+餐饮,都给消费者带来便利。但社会经济发展离不开传统实业,互联是一种工具,也是一种补充,两者能够有效迭代是关键。而在这其中,信息是核心资产,消除信息重叠,真正做出‘大’的数据体系,或是这股热潮的句点。”中国光大集团执行董事刘珺博士对“互联+”时代提出思考。

“互联+”:加出便利生活

“今后我们想把这边缙云的土特产在淘宝上做一个‘缙云馆’,把农户的实地操作放上,卖了的收益,再悉数返还给农户。”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邮政局局长徐育麟向畅想着未来。

缙云县岭口村,丽水市首批农业科技信息应用示范村,生产茶叶、米仁、黄花菜等。人口2854人,年均收入2000多元。目前村里多为中老年人。

走访岭口村发现,银行利用邮政快递的优势,在央行许可下,于村里开设助农取款服务点与村邮站。村民可通过POS机取款,也可登记贷款需求。

“重要的是通过邮政快递,我们这些老年人可以集体通过村邮站在淘宝、京东、邮乐等购物。我们老年人没电脑,又不懂购,但在这里都可以解决,很方便。”岭口村李奶奶对村邮站钟爱有加。

而与此同时,杭州市民老张也在盘算着自己的“另类”创业。“用Uber做几个单子,既方便他人,还可以自己赚点烟钱。40多岁了,没想到还能用、用络,做这么新潮的职业。”

老张告诉,自己是某企业的行政人员,周末时间也是蛮多。自己的Uber在市运管管制私家车做“专车”之前,就注册并运营了。现在冒着风险,偶尔也做,因为确实很方便。

无论是李奶奶的POS机取款,还是老张的Uber支付,都离不开第三方支付。作为“互联+金融”的重要一部分,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第三方支付行业交易规模达23.3万亿,同比增长35.5%。且截至目前,共有270家企业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

用技术打破信息壁垒、以数据跟踪信用记录,互联技术优势正在冲破金融等领域信息壁垒。互联+金融,互联+服装,互联+汽车……因为互联,寻常百姓享受着更高效和更便利的生活。

财新专栏作家董俊峰撰文指出,从面对面报信、信件(鸿雁传书),到电报、,再到后来的短信、email、微博、,信息的传递发生着革命性的变化,即从孤立的点对点,到络上的点对络上的点相连结,由于乘数效应积聚,呈现了几何级数增长,就像睡莲快速覆盖池塘水面的效应。

互联企业现“短命”潮

老张的“创业”与赚钱乐趣,让人想起两年前那场“滴滴”和“快滴”之间的“战争”,两家打车公司刷新了人们的打车观。而如今,Uber再次颠覆“买卖”双方观念。

但另一方面,正如互联这个蕴含着快速变化的概念一样,众多互联元素的事物兴起又衰落,新旧变更异常之快。“滴滴”和“快滴”从敌对到合并的历程,就让无数人惊呆。

新旧更迭中,团购市场实为典型。据数据显示,中国团购站数量已由2011年8月高峰时的5058家缩减至176家。就连红极一时的24券团购站也不例外,甚至倒闭之后,用户账号难以追回、商家的营业款没有着落。团购站的不诚信骂名,对整个团购市场造成沉重打击。

此外,互联+金融方面,P2P市场亦是冰火两重天。

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年末,中国贷运营平台达1575家;全年累计成交量高达2528亿元,是2013年的2.39倍;贷行业总体贷款余额达1036亿元,是2013年的3.87倍。

但另一方面,截至2014年12月底,P2P累计问题平台数量达367家,其中,2014年全年问题平台达275家(是2013年的3.6倍);“诈骗、跑路”类问题平台占比达46%。问题平台多数不超过1年寿命。

前述火爆的第三方支付市场,2014年以来也接连爆发POS刷卡套现、央行处罚8家支付机构、上海畅购资金链断裂等事件。存量牌照公司收购案也频发,如万达3.15亿美元收购快钱68.7%股权、北亚资源拟14.3亿元收购上海得仕51%股权。

《速途》资料显示,美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不到7年,大企业平均寿命不足40年。而在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2.5年,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年。

同时,美国每年倒闭的企业约10万家,而中国则为100万家。失去寿命的企业,绝大多数在于对待诚信的态度。诚信在中国企业中广泛缺失,导致“夭折率”颇高。

刘珺博士对此表示,以“互联+金融”来说,因为中国传统金融循环系统有阻塞,所以中国的互联金融特别火。互联让金融的盈利观、客户观、风险观,“三观尽改”。但金融的传统优势不可替代,互联是一种便利生活的渠道与工具。

“‘互联+’时代信息的承载量不断扩大,透明度不断提升,互联就是把诚信往前推,助推大数据建设,但信用体系建设在虚拟空间比现实空间更难。做互联企业,如何利用好信用机制,嵌入诚信基因很重要。”刘珺说到。

做“大”数据筑生态健康

“互联+”概念在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掀起了热潮,而这其中“互联+监管”,特别是互联金融领域的监管,亦是社会关注的焦点。

采访的包括鑫合汇、挖财、温州贷等多家浙江互联金融企业纷纷表示,希望有关互联金融监管的相关政策能尽早落地,保护投资者权益的同时,也维护行业信誉。

但浙江银杏谷资本总裁陈向明指出,互联金融行业严重投入不足,呼吁监管的同时,企业自身真的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吗?个人认为互联金融是一种业态,需要承载很多资源、技术、投资等。“要有很强线下的金融端增值服务,这样的平台才更有价值。”

“阿里有大量的淘宝支付,是一个生态圈;互联股票配资也是相对封闭的场景应用;无论是封闭还是开放,平台都要有用户粘性和社会化属性。”陈向明说到。

据了解,目前在浙江,一些P2P平台与小贷公司合作,建立排他性的战略联盟。小贷公司为P2P平台提供借贷人,并对项目进行担保,防控风险。

同时,一些互联金融企业,将大数据云储存与司法公正融入互联金融领域,驱动互联金融风险防控标准化,并有望在互联金融领域形成标准化。

“部分企业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能慢慢找到自己的感觉,但交的‘学费’太高了。如果能跟成熟企业进行合作,成效是否会更好?比如说熊猫软件可以提供软件开发及技术支持,鸣金可以提供媒体传播和运营支持,零一在数据方面有很好的支持。”浙江省互联金融协会秘书长陈建可提议。

与陈建可有类似感受的,还有刘珺。“互联与各行业的融合,是信息的迭代。很多重叠的信息没有消除,由此引发的资源分配不均、浪费,以及各种不诚信行为也就出现了。”

“现在每个人都在说‘互联+’,但大数据是分割的,信息和数据是碎片化的。如何真正把大数据做‘大’,做整合,是要攻克的方向。年甚至更短时间内,产业会有一个大整合、大洗牌,如何专业化、细化与找到自己的定位很重要。”刘珺说到。(完)

蒙古熟羊肉
大抓力锚
水力碎浆机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