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北信息港 > 生活

绿野找茬儿微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20:54

这次推举为正科长的候选人中有我,我兴奋不已,考察组的领导已发出暗示,我升迁的事十拿九稳,都因我坐了三年副科长位子,为人奉公守法,干出了成绩,群众口碑很好。  考察组的领导,是与我关系很铁的一位老领导,那天他独自一人来到我办公室,干咳了几声,我知道他的来意,便主动嗫嚅直奔主题,老领导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似下了很大决心般说道:  “说实话,你的群众基础胜过另外几位候选人,声誉威望不错,这在前两次民主测评中已得到证实,但我不得不指岀……”老领导停顿了一下,品了一口茶,吸了一口烟。  “尽管直言,不必顾虑。”我以私下里朋友般口吻道。  “你在生活作风上有点瑕疵。”老领导的话如晴天霹雳,炸得我脑袋开花。  “什么?我……我……”我在这一点上敢保证向天发誓没问题。  “别激动,听我说,这些问题在一小部分领导干部里普遍存在,世风日下之产物嘛!嘿嘿……”  “可我……”  “有人向我们考察组反映,你曾有一个美貌俊俏的相好。”  “简直乱弹琴!哪个王八羔子给我脸上摸黑儿扣屎盆?”  老领导微笑着,很不在乎地:“记住,是真是假别当回事,千万不能去向其他考察组的人责问或申辩,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大可不必动怒呀!”  我怔了好半天,说不出话儿,心想,我在个人生活作风上是十分检点的,妻子一清二楚,单位里的人也一目了然。老领导的话把我贬得像猪八戒照镜子一样,里外不是人,情不自禁发起毒誓:  “我是部队里入的党,对党的忠诚,对党的优良传统已根深蒂固,初心不会改。如有那方面的问题,请上级立马撤销现有职务,同时取消升职候选人!”  那晚,我翻来复去彻夜难眠,思来想去,也无法想象是谁胡编乱造,无非是竞争对手或同事?觉得每个人都有可能,又觉得每个人可能都没有。我想得快脑瘫了,也没有结果。结果只肯定背后总有捅我刀的人!不然老领导当不会无中生有搞出绯闻吧?  转眼一个月过去,就在我对升迁心灰意冷时,上级一纸任命书发到我手中,似烫手的芋头,又如温馨的奶酪。  怀着激动心情,揣着自己心思,岀于友人情义,我特意拜访了老领导。  我十分诚恳地对老领导说:“多亏你关键时刻为我主持公道,澄清了空穴来风的唾沫星子,不然会把我淹没不成。”  谁知老领导,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笑出了眼泪。我很不自在,毛骨悚然起来,他好不容易停住笑声,擦干泪眼,喘吁吁,很神秘地对我说:  “你不免也太天真了,实话对你说,我压根儿就没帮你澄清什么,因为根本没人说你有风流韵事。”  “啊,这究竟咋回事呢?”我如太空中驾飞机在云里雾里穿梭。  “你如此一尘不染,受过专业政治灌输的人,提拔上来,班子其他成员会不自在,要干点出格的事,你碍手碍脚虎视眈眈针对他们,他们能容忍吗?”  我实在辨不出老领导是怎样的思维逻辑,别开生面的什么因果关系?将我的心路指向何方?听着他接下来的话,似乎有点眉目。  “只有让你与他们打成一片,营造融洽氛围,才能给予提拔你,于是,我尽量给你找了一些小碴儿,仍不足,就编了个作风问题的大碴儿的故事,仅在干部群里传播。不妨事,你放心。”  啊?背后捅刀的人,竟是老领导!找碴儿,找碴儿,竟找出这般荒诞的碴?我差点脱口说出这句话,幸亏让理智给拦住。转而一想,老领导是捅刀人吗?有这样温柔捅刀的人吗?  新官上任伊始,我真犯愁,不知如何展开工作。 共 13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癫痫病患者的饮食禁忌是有哪些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