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北信息港 > 时尚

小笼包成就聋人网络设计师

发布时间:2019-06-08 20:24:14
月经后期病吃什么好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好
更年期痛经的原因

开灯关灯,就表示课程开始,因为学生们无法听到上课铃声。讲师授课,手语老师来翻译。上海市徐汇区业余大学的教室里寂静无声,30多位聋人学生正在认真“听课”,成为一名店美工或开自己的淘宝店,是他们共同的愿望。今年夏天,由上海市徐汇区业余大学、小笼包聋人协力事务所和淘宝大学共同发起的“无声课堂”公益项目,让聋人大学生的人生又多了一个选择。

小笼包聋人协力事务所(以下简称“小笼包”)是一家公益机构,致力于帮助聋人学生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自2010年开始的聋人就业培训项目,至今已培训了300多名聋人学生,30多人就业于、、等大型互联公司。(本刊2011年7月25日以《白领辞职创建公益“小笼包”》对该机构进行过报道)

“笼”和“聋”是谐音字,形容不爱说话内向腼腆的人好像上海小笼包,面子很薄,但是一口咬下去却汁水四溢,唇齿留香,好似聋人的内心,充满热情,对生活充满向往。中国青年报在2011年夏天次来到“小笼包”,那时候社会企业这个名词还很新鲜,刚刚出炉的“小笼包”虽然冒着热气,但是敢于“下嘴”的人也不多。

如今,“小笼包”寻找到了越来越多更强大的合作方,包括淘宝、上海移动、法国赛诺菲、星展银行、渣打银行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合作项目也在不断拓展:从淘宝店美工、毕业季作品展、企业CSR(Corporate-Social-Responsibility,即企业社会)报告、与社区健听人士沟通的“心距离 新和谐”,这些项目无一例外都是针对聋人大学生开展的。

“我们提供精细化的服务,只针对聋人大学生就业,这让我们变得更专业。”“小笼包”的创始人兼执行长肖亮和两年前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依旧年轻沉稳,这也是“小笼包”的风格。“稳定的发展对于‘小笼包’来说一定是重要的,但是在前两年的基础上,我们也正在从求稳向求变转换。”肖亮坐在位于“公益新天地”的新办公室里表示。

占地面积2.3万平方米的上海公益新天地园于上月正式开园,首批21家公益组织与社会企业签约入驻。“小笼包”则是入驻的家公益组织,当时园区还在施工中,每天肖亮都是踏着办公楼门外泥泞不堪的道路上班。

换了新的办公地点,商务成本有所上升,压力也更大了。

如何寻找到可持续发展的资源合作方,是“小笼包”目前迫切的任务。“目前牵手合作的企业和机构都是通过各种参观活动和交流平台找到我们的,可以说是一种幸运。”肖亮坦言,“小笼包”在公关推广方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这种危机感,以一句上海老话来讲,就是“不要拿运气当福气”。 为此,“小笼包”做了一些发展策略上的变化:比如在品牌事业部的设计业务方面,从以前任何设计订单都接受,慢慢转向以企业CSR报告设计为主。作为一家社会企业,为商业机构提供CSR报告的设计服务似乎自然而然,也更符合聋人大学生的优势所在:专注度和学习能力。

品牌事业占到了“小笼包”业务规模和收益的80%,是为“小笼包”造血的主要部分。

公益事业则是“小笼包”的核心业务,也是“小笼包”为出彩儿的地方。

“小笼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聋人大学生从高中时代就开始学习美术和创意,经过七八年的专业训练之后,就业无门,只能去当流水线工人。以一所本科聋人学校为例,一个班21个美术毕业生,终只有两个人找到了工作。大部分聋人从事的工作与专业无关:酒店铺床、超市收银、重体力劳动……聋人学生的专业训练被忽视和否定,这种落差甚至影响到他们融入社会。

今年3月,肖亮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来到阿里巴巴,替聋人大学生寻找实习岗位。淘宝大学的一组数据让他触动很大:整个电商行业未来3年的人才缺口将达500万人,四分之一的电商企业表示缺美工。另一方面,目前国内85所大专院校招收聋人学生,其中95%为设计类专业,但专业对口就业率却远远低于10%。一位设计师建议:淘宝上的几百万个店有大量广告设计和修图需求,这部分设计比较枯燥,设计师流动性大,如果让具有美术基础、工具使用熟练、认真细致的聋人设计师来完成,可以形成稳定的生产力。目前,店美工的平均月薪为三四千元,经验丰富者更是月收入过万。

淘宝的积极回应让肖亮很兴奋。

不过,聋人要从设计专业学生成长为一名店美工,还需要跨越几道门槛:聋人学校的教学内容以基础教育为主,没有电商设计类的教程;需要大量的实践机会;聋人到岗后,核心困难是沟通中信息接收能力和理解处理能力较弱,沟通成本过高成为留职的主要障碍。为此,“小笼包”与长期合作方徐汇区业余大学特教学院共同开发了针对聋人的店美工课程,由特教老师、淘宝大学讲师和设计师共同完成教学。“宝贝描述页的规划及操作”、“淘宝店铺后台上传”、“图片合成6步法”等电商美工课程吸引了30位聋人,期学员里年龄的45岁,小的20岁。

12位热心的淘宝店主为期学员提供了10多个实习岗位,“目前成功就业的有3人,虽然就业率不高,但这是个有益的尝试,我们以后会拓展更多的聋人就业平台。”

关于就业平台,目前肖亮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设想:以络作为聋人设计师的实训基地,承接商们的视觉设计订单,再将工作分拆,交由各有专长的聋人学生来完成。既提供职业技能训练,又帮助聋人进行心理建设,成熟的学员可以留下来成为签约设计师,或者输送到其他公司。“我们希望总结出一套聋人员工的指导手册,帮助雇主把沟通和管理成本降到。”肖亮表示。

在“小笼包”的培训班里有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聋人,他们各自的生活境遇也都亟须改善。肖亮由此想到,能不能把“小笼包”的培训班开到上,让全国各地的聋人都可以接受远程培训。聋人设计师也可以单独或者抱团创业,比如在淘宝威客市场里,每天都有卖家发布的各种设计订单,威客们接单后,通过旺旺与卖家沟通,使用银结算,典型的SOHO工作方式很适合聋人。

“这两年中‘小笼包’的变化,是不断在思考。”肖亮表示,“小笼包”虽然在财务上没有很大的改善,但是一直在不断开发项目与课程,寻找社会发展与服务对象的连接点。

有时候,肖亮也会感慨,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但是对于社会企业而言,大环境的确正变得越来越友好。以“小笼包”为例,以往的合作方以捐赠为主,企业投入一笔资金,作为项目费用,用完就算。现在,更多的企业和机构开始做社会投资,投入的钱往往是作为无息贷款或股权债券,若干年后全部或部分收回。在这个过程中,合作方会不断考察社会企业的发展战略、商业模式以及社会效益。“社会企业需要承担风险和,但同时也在推动我们成长。”

“除了听不见,我什么都可以做到。”至今,肖亮还记得在培训课上,一位聋人学生这样表达自己的心声。而肖亮也以手语回应他:“我看好你,加油!”这也是他想要对“小笼包”说的。

温馨冬季 给家具做个保湿面膜
老人房装修 多些“适老化”设计_0
装修预算总超支 99%的人问题出在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