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北信息港 > 科技

丹枫布依之子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39:31

一  “Mengzndil(蒙利),你好的意思;Bohmeeh(卜乜),爸妈的意思;jiezlaez(接来),哪里的意思……那么简单的词语都不懂啊。”  蒙福海老师一边用凶巴巴的语气责骂,一边拿着用竹条制成的教鞭重重敲打在讲桌上,“啪”的一声,把方旭吓得差点从座位上落下来。  布依文真难学啊,就这么几个布依文单词,方旭差不多学了一个早上都没有学会,她总是把音念偏了,不是把Mengzndil念成木利,就是把Bohmeeh念成破灭,所以把蒙福海老师气得满脸通红,暴跳如雷。  “砰”的一声,方旭一巴掌打在桌子上,也咆哮起来了,说:“我不干了,我要回去了。”  “有本事你回去啊,就是你这种没有出息的才来我们这个边远落后的布依村寨教书呢。”孟福海老师揶揄道。  “好,蒙福海,我就不要你教我布依文了,我也不在这里工作了,我这就辞职了,我这就找韦朝贵校长去。”方旭说道。  校长的寝室很简陋,里面就是一张简易的木床和一张吃饭写字两用的桌子。方旭刚跨进韦朝贵的寝室,看到韦朝贵正在喝酒。韦朝贵穿着一件脱了色的灰色中山服,胸前的扣子没有扣,裸露着毛茸茸的胸脯,粗大的脖子和方长的脸像涂鸡血一样,红通通的。  韦朝贵听了方旭的请求后,打着饱嗝,喷出一股酒气,说道:“这个合同是你跟县委县政府签订好了的,怎么能说反悔就反悔呢,再说你已经把你那边的工作辞掉了,你就好好在这里安心工作吧……”  后面韦朝贵说什么,方旭听不清楚了。  方旭想,自己在河南长葛那边一个中学教书,怎么跑到这个山旮旯的一个小学来教书了。难道是自己在学校里犯错误了,被流放边疆了……  啊,难道自己就要这样生活在这里一辈子。方旭感到很可怕,所以身体强烈颤抖了起来,一下把头撞到了墙边,醒了。  啊,原来是做梦啊。  所幸,所幸,这是一场梦啊。方旭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喃喃地说。  方旭现在真的在西南地区一个边远落后的布依山村小学教书,这个山村小学叫巴饶小学。方旭是前几天到巴饶小学的。  方旭做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巴饶小学。  方旭是河南长葛县的一个乡村中学老师。因为个人婚姻出点问题,所以心情非常不好,所以就想出来散散心。  一天,方旭在志愿者网站上看到一条招募支教志愿者的信息。这个信息让方旭心动了,她立即打电话联系。  通过电话联系,原来这个招募支教志愿者的组织叫“爱之翼”协会。这协会工作人员对方旭的话说是,“爱之翼”协会是互联网公益热爱者资源成立的公益性组织,旨在建立爱心基地志愿贫困山区基础教育,团队把启梦、友爱、感恩作为团队爱心事业核心思想。本团体是由大学专科以上学历、大学在读学生、大学毕业生及在职教师自愿组成的专业性地区支教组织。  通过跟工作人员半个小时的电话交流,方旭很动心,所以就把名报了。  报完名,方旭立即给学校领导打电话汇报说,自己想去边远贫穷地区支教一年,希望领导给予批准。  哪知领导很爽快说,有这种爱心精神很难得啊,学校支持你,岗位给你留着,工资照发,等你支教期满,回来我们再安排你的课。  方旭听了很高兴,急忙对领导重复说三个谢谢。  方旭这段时间心情真的太不好了。怎么说呢。是离婚给她带来的痛哭吗?不是,离婚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呢。  的确,方旭自从跟郭刚结婚之后,感觉没有幸福过。用方旭的好友罗晓娇的话说是,你们的婚姻是一个没有爱情的婚姻,怎么幸福呢。  这话果然让罗晓娇说对了,他们在一起并不是爱情,而是一种任务,还可以说是一种交易。因为方旭跟郭刚并没有好好谈什么恋爱,而是通过大人介绍认识的。  那时方旭的母亲对方旭说,郭刚在长葛一中当教师,住在城里,有车有房,你就嫁给他吧。  方旭说,可是他年龄比我大很多啊。  方旭的母亲说,年龄大又怎么样,又不是像豌豆苗,老了吃不成。再说你一个乡下中学的老师,人家看上你都不错了。  方旭在母亲的开导下,就这样傻楞楞地嫁给郭刚了。  哪知结婚之后,两个人的隔阂像老年人头上的皱纹一样逐渐明显,所以不久就开始吵起来。刚开始是冷战,每天回到家里是各玩各的手机,后来是在家务上面出了问题。一个推一个,很快两个人就开始吵起来,一吵就吵得不可收场。方旭对郭刚说了这么一句:我本来就不喜欢你,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虽然我们两个人过那么久,但是我觉得一点感情都没有,好像就是两个陌生人的自由组合生活,我真的一点幸福感都没有,我们离婚吧。  哪知,郭刚也是顺水行船地说,好吧,我同意。  就这样两个人就说离就离了。可是离婚说起简单,但真正离了,要面对很多问题,因为两个人有一栋一百平方的房子。怎么办?  方旭和郭刚都想要房子,方旭的父母想要房子,郭刚的父母想要房子。这样因为房子的事大大小小就吵了二十多次,把方旭吵得皱纹都出来了,白头发也增加了许多。方旭这边只好妥协了,因为房子主要是郭刚买的,所以方旭提出只要几万块钱。  就这样离婚的事情终于扯清楚了。  可是离婚后的方旭,不敢回老家。因为每次回老家,那年近花甲的父母总是念念叨叨她个人的事情。说,赶紧重新找一个,找一个比郭刚好的,我们就不信找不到一个比郭刚好的男人。  方旭听都听烦了,所以她很害怕回家,所以她几乎每个星期都呆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  虽然在学校,很多同事对她的离异表示惊愕、好奇、惋惜,也有戴有色眼镜看她的,有嘲讽和挖苦她的,但她都不在意。因为作为同事,他们只是一种工作上的伙伴,他们没有亲人那种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血缘关系,所以可以扮瞎子、装聋子不听不闻。所以在学校里,她独来独往还是能过得下去的。  可是让她难过的是放假。方旭好想每天都上班,可是教师法里规定,教师每年都有寒暑假两个漫长的假期。  这漫长的假期如何度过,这成了方旭痛苦的难题。你不可能放假里一个天天住学校,当然她曾经也这样做过,以致学校里的保卫王大爷每次遇见她,都问遇到什么烦心的事啊,怎么没回家陪陪父母。  也有的同事回学校办理相关工作时,遇到方旭也会问,方旭,你一个人暑假也不去哪里玩,一年到头闷在学校里不难过吗?  难过,真的很难过。所以今年要放暑假时,方旭决定离开学校,好好出去玩一玩。  但想来想去,怎么出去玩呢。  自己在外面没有朋友,初高中、大学的同学,毕业了也很少联系,怎么好意思打扰人家呢?  跟同事出去玩,可是自己在学校里又没有几个玩得好的。  那就一个人出去外面逛逛吧?  可是一个女人家乱出去疯玩,有什么好玩的呢,再说外面的事情那么乱。前几天,新闻里还说有女生在外面旅游时被坏人抢走了。  那就去安全的地方,比如去北京,比如去青岛,比如去厦门……可是方旭摸摸自己身上的钱包,荷包里却没有多少钱。  说实话,虽然工作了三个年头了,可是方旭积攒的钱真的没有多少。  她工资很低,以致没跟郭刚离婚的时候,郭刚就用有点鄙夷的口气对她说,就你那点工资,你自己养你都还不够。  虽然郭刚的工资也不比方旭高多少,可是郭刚有一个有钱的父亲,他父亲是一个大超市的老总。  可方旭不是那种市侩和贪财的人,所以方旭跟郭刚离婚,就像跟普通朋友分散一样,一点伤心都没有。  所以她现在担心的不是没有钱,担心的是怎么打发这个突然汹涌而至的很多个人时间。  那就找一个既省钱又能很好打发时间的旅游吧。方旭自己对自己说。  所以,有一天,方旭在网上浏览一个志愿者网页时,突然被一个宣传标题吸引住了,那个标题是“当志愿者吧,我们保证给你们过一个有意义的假期——到西部边远贫穷的小学支教。”所以方旭就心动了。  心动不如行动,所以方旭就跟这个叫爱之翼的自愿者协会联系了。  虽然对方的原则上只是安排一个寒假或一个暑假的支教。可方旭提出的条件是支教一年。  哪知对方却很高兴,说,可以,很多需要支教的学校都希望自愿者老师呆得越长越好呢。  所以方旭就跟校长说明情况后,到自愿者协会报名参加支教活动了。    二  刚放暑假没几天,方旭就接到爱之翼自愿者协会的电话了。电话里说,要方旭第三天上午到贵阳爱之翼自愿者协会中心报道。  方旭立即简单地收拾了一个行李,然后在网上预订了第二天从新郑国际机场到贵阳的票。  为了让自己有个好形象,要去贵阳的那天,方旭还特意去理发店里理了个短头发,让自己看起来神清气爽。  理完头,看着短短的头发和自己圆圆的小白脸,方旭觉得自己还是蛮秀气的。如果没有眼角那条弯细的鱼尾纹,兴许很多人认为她还是高中生呢。  理完发,买好路上吃的东西,飞机起飞的时间也就到了。  坐在干净舒适的飞机上,方旭感觉像一只飞出笼子的鸟儿一样,自由自在。她将要面对一个不一样的新生活。  不过这新生活到底是苦是甜、是悲是喜,心里真的没有个底啊。  虽然感觉自由自在了,但心里还是有一些东西放不下,比如孩子东东,比如年迈的父母,比如自己那群活泼好动的学生,比如美丽的校园,比如很有地方特色的长葛县城。  坐在飞机上的方旭,人闲心不闲,她心里一直在活动,脑海里一直联想翩翩。所以飞机飞行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像一眨眼的一样,说到就到了。  飞机在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降落。也许是放暑假的原因,龙洞堡机场的人络绎不绝。  方旭随着穿着各式各样的旅客,走出机场。  到了机场门口,就有志愿者协会的人开车来接她了。  来接方旭的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名字叫阿成。阿成说,贵阳这里的爱之翼协会不是总会,这里只是一个小分会。阿成还说,他是在校大学生,因为放暑假了,所以来协会里当志愿者了。  方旭对阿成说,你真是一个很有爱心的大学生,以后将是一个有出息的人。  阿成说,谢谢夸奖,出不出息另一回事,现在我的心思是,有时间多为社会做点贡献,一是可以为大家做点事情,二是锻炼自己的社会工作实践能力。  方旭说,你的想法不错啊。  阿成很健谈,一路上不是说自己的事,就是谈贵阳这个城市的发展情况,让这个从外地来的方旭感觉像见到老朋友一样亲切。  阿成把方旭接到协会培训中心后,还帮方旭安排饮食和住宿。饮食是跟几十位将奔赴各地方当志愿者的年轻人在协会培训中心食堂就餐,住宿就住在协会的宾馆。  虽然来自各地,但因为有共同的目标,所以方旭和这些志愿者很聊得来。  虽然初相见,但大家都像久违的老朋友突然见面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吃完饭后,大家一起相约去贵阳走走。他们去了贵阳甲字楼,贵阳人民广场等游玩。感觉贵阳很大,很现代,空气特别美,特别是贵阳周边山岭绿油油的,树木很多。方旭说,怪不得贵阳还有“森林之城”的美称呢。  虽然路途很累,但是为了好好看看这城市,方旭他们一点都不觉累,在贵阳城里游荡了两个多小时,才回宾馆休息。  到了宾馆,跟方旭一起住的志愿者叫阿兰,山西人,正在读大二。阿兰长着一副娃娃脸,很可爱。阿兰也是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因为方旭也是汉语言文学毕业出来,所以,虽然两个人年龄有点差距,但两个人很聊得来。  两个人洗漱完后,躺在床上聊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直到凌晨一点才睡觉。  第二天,两个人起来吃早餐的时候,其他志愿者看到方旭和阿兰的眼睛成了熊猫眼。都揶揄道:你们两个昨晚上干什么鬼事啊,都有黑眼圈啊。  方旭和阿兰说,没干什么,就是次相见,聊天聊得长了一点。  吃完早餐,协会中心的人就召集所有志愿者来到一个像大礼堂似的宽敞的场地培训了。  协会负责人,也称呼团长的一个青年人主持培训。  培训主要讲的是支教前的准备以及行车路线、安全等细节流程,然后是宣布人员分配方案。团长说,这期志愿者共40人,全部安排到贵州西南方向的Q、C、W三个县。  方旭和阿兰他们那组10个人,安排到C县。这10个人到C县之后,又平均分成两组,一组去巴饶小学,一组去坝洛小学。而方旭和阿兰都被安排到巴饶民族小学。  培训会召开结束后,志愿者们就各奔东西了。  方旭他们去C县之后,C县的巴饶小学校长韦朝贵已经到C县县城接他们了。  韦朝贵中等个子,皮肤黝黑,四方脸,说起普通话来,带着种民族口音,有很多句子让人听不懂,但人非常热情。看到方旭阿兰他们来,又是找人帮忙拎行李,又是帮忙买水给他们喝。  在C县城里,韦朝贵还请方旭他们在具有地方饮食特色的布依火锅城吃饭。这火锅城里有很多布依族特色食品,比如布依包菜,比如布依刷把头,比如五色糯米饭等等让方旭他们吃了纷纷赞叹不已。 共 19008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包茎手术后的护理重视事项有那些
昆明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抽搐晕厥没吐白沫是癫痫症状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