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北信息港 > 教育

前妻离婚无效 第238章 我要在婚礼宣布婚事

发布时间:2019-09-24 14:07:03

前妻离婚无效 第238章 我要在婚礼宣布婚事

只有葡萄在一边看着,眼睛眨巴着在林絮和徐自知身上晃荡,心道,现在留在这里……凭借她这两个伟大的父亲母亲的战斗力,其他人不都得惨遭毒手,认命的成为炮灰啊……

她觉得她也应该先溜走的好燔.

于是她赶紧道,"奶奶,奶奶,我跟你一起去……我去找爷爷玩……"

周廷怡拉过了葡萄,説,"好,奶奶带葡萄走."

这下房间里就剩下三个人了.

徐自知自顾自的坐在那里,喝着果汁窠.

在那一眼看着好几天没见到了的林絮,眼睛里都是红心.

"絮哥,这几天都在干嘛呢,看着絮哥都瘦了,这个汤很补的,是我爸从泰国拿回来的补品,你尝一尝."

林絮没喝呢,徐自知在那边道,"是啊,林总快补一补吧,这几天绞尽脑汁,用脑过度,实在是辛苦了."

她拐弯抹角,但是林絮不傻,当然听的出来,她的意思,他在绞尽脑汁想办法偷偷抽烟……

这个徐自知……她这是得理不饶人,没玩没了了……

哎,不对,什么叫得理不饶人,她哪有的理?他……人家戒烟不都是慢慢来的,他是慢慢来好吗!

但是徐自知,竟然就这么一直别扭的拐弯抹角的骂他!

林絮深吸了口气,转头对道,"那麻烦纯儿帮我盛一碗了."

简直受宠若惊,这还是林絮次这样轻声细语的跟他説话呢.

忙给他盛了一碗,xiǎo心的递过去.

林絮看着她凝过来的目光,皱眉,接过了,放在手上.

徐自知却在那边道,"哎,光盛过去怎么好呢,林总近因为太憔悴,碗都要端不住了,王xiǎo姐怎么不亲自喂一下,汤都炖了,何不好人做到底呢."

"你……"林絮气的肺都要炸了.

徐自知却还是婉然一笑,"怎么了,林总?"

林絮道,"没有,我只是感叹,自知你要什么时候都能这么贤惠那就好了."

"哦,以前是我不体谅林总的辛劳了,又要工作,又要顾家,没事还要耍耍心眼,实在是身累,心更累,往后我一定注意着了,一定做到更加的贤良淑德."

再傻,这时也感觉到了,两个人这是在吵架,当她是中间发火的工具呢.

咬了咬唇,心里觉得自己太不受重视了,她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对待过.

但是……

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别气馁,这正是机会.

笑了笑,她道,"絮哥,要我帮你吗?"

既然徐自知要推她过来,何乐不为呢.

倒是徐自知,这样跟林絮吵闹,实在xiǎo家子气,哼.

林絮一拍桌子,"好啊."説着,腿翘起来,靠在了灰色的沙发上,"那就麻烦纯儿了."

笑着端起了那碗补汤来,林絮便直直的看着徐自知,却见徐自知看都不看一眼,自己在那气定神闲的喝着饮料.

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虽然早该知道,徐自知简直就是冷战方面的女王,但是,林絮生气的时候那顾得了那么多.

喝了两口,也喝不出是什么味道的,他瞪着徐自知,徐自知只径自看向别处.

喝了两口,林絮终于觉得喝不下去了.

伸手,挡住了的勺子,道,"算了,饱了."

説,"才吃了这么一diǎn……再吃一些吗?难道我做的不好吃吗?"

靠近着林絮,一脸的渴求的望着他.

徐自知在那边笑道,"王xiǎo姐别担心吗,林总不是觉得不好吃,王xiǎo姐秀色可餐,林总看的饱了."

林絮终于忍无可忍,站起来,对着徐自知道,"徐自知,你够了吧."

徐自知转头,道,"哎呦,林总生什么气吗,我此时难道没表现出一个豪门妻子该有的气度和胸怀吗?我觉得我已经做的不错了啊,难道林总还觉得不够?"

林絮咬牙切齿的看着徐自知,"徐自知,你再闹下去,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徐自知转头拍着胸口,道,"哎呦,我好怕怕哦."

"你……"

见了,忙道,"絮哥,你怎么还跟徐xiǎo姐吵起来了,怎么了,是闹了矛盾了吗?"她转头看着徐自知,"徐xiǎo姐,别生气吗,你现在的身体,也不好生气的,絮哥平时也忙,难得在家休息,咱们都和和气气的不好吗?"

徐自知道,"王xiǎo姐好体谅人哦,不过我没生气,真的,我今天完全是真心实意的吗,对不对林总,我也是觉得林总真是辛苦,在家里还要隐藏自己真实的一面,我为我昨天无故向你发脾气道歉,并且真诚的邀请你,不要隐藏,不要隐瞒,在家里,做你自己就好."

"你……"徐自知才是真正的毒舌,以前她不这样,是她还顾忌他,现在可好,她可是知道他跑不掉了是不是,她可是觉得自己抓牢了他了是不是.[,!]?所以这才毫无顾忌了.

但是,偏偏他根本就不知道説什么回她的好.

倒是,还在一边道,"絮哥,不生气

前妻离婚无效  第238章 我要在婚礼宣布婚事

,你别生气吗,徐xiǎo姐可能……"

徐自知却接过了话,道,"王xiǎo姐,我在这里他怎么能不生气呢,是我耽误了两位的时间,哎呦,难怪呢,我怎么这么蠢,还在这里干什么,我先回房休息去了,你们两位继续,继续."

林絮气的没办法,看着徐自知摇晃着就走了,直接就想追过去,抓过了徐自知好好暴打一顿.

碍于还在,佣人大概也还在外面听着,以防止里面他们临时有什么需要.

他只能站在那里,两手抄在腰间,看着徐自知进去.

目光绞着林絮,却见林絮只看着徐自知离开的方向,看也不看她一眼,心里气愤极了.

见徐自知的身影终于消失在了楼梯边,她才看着林絮,道,"絮哥,大概徐xiǎo姐脾气比较冲,过会……"

"王xiǎo姐."林絮转过头来,看着,他正生气,此时火气大的很,"我劝你,夫妻两个吵架,你不要参与,为什么呢,因为就算吵架,我们也还是一家子,你帮谁説话都没用,我们好了,反而把火气撒到你头上,何必呢,对不对?"

看着林絮,一时哑口,"我……我只是想帮忙."

"王xiǎo姐真的想帮忙的话,不如就不要来林家了比较好."林絮直接道.

心里一疼,看着林絮,"絮哥,我只是单纯的喜欢你都不行吗?我不会妨碍你跟徐xiǎo姐的,我只是看着你就很开心了,所以,请不要这样拒绝我好吗,我真的……"

"够了,王xiǎo姐,我觉得一个女人单纯的喜欢一个有妇之夫,本来就是不健康,不自爱的,知道一个人是有妇之夫,就应该退避三尺,而不是还在单纯的喜欢,这种喜欢根本就不单纯,所以不要侮辱了单纯这个词好吗?更不要侮辱了喜欢这个词."

林絮毫不客气的道.

能读出他眼中的愤怒,如果不是因为生气,他何尝説过这么决绝的话,

一时她明白,自己成了炮灰了,徐自知diǎn起来的火,为什么要让她承受?

"但是,絮哥,你还没结婚,我还有机会……"

"谁告诉你我没结婚."林絮呵的冷笑,"难道我口口声声説的,她是我的妻子,你都听到了别人的耳朵里去了?"

惊讶的看着林絮,"你説什么?"

林絮字字坚定的道,"我跟自知,我们从没离婚过,我们一直是夫妻."

"不……不可能……"有些失声的道,"你是故意要撇开我而已……"

"呵,王xiǎo姐还没重要到,我需要説谎来撇开的地步."

"你……"

"只是,或许我没有直接对外公布,那是因为,我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给她一个婚礼,之后,我们再像是普通的夫妻一样,用婚礼,告知所有人,但是,王xiǎo姐这样的苦苦纠缠,让我很苦恼,所以,我只好提前告诉你,希望王xiǎo姐现在知道了,我是有妇之夫,就能收回你所有的想法,好吗?"

"我……我……"

林絮双手抄进了口袋里,漠然的向上走去.只

留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

不可能,不可能……他们没离婚……

咬唇,坐在了沙发上.

那,她还有机会吗?

一眼瞥到了一边的汤上,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她还是有机会的……

常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乐山治疗卵巢炎费用
无锡治疗阴道炎方法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好医生在线
济南哮喘病医院挂号费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