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北信息港 > 养生

九冥神经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6 06:58:04

    张拙灵三人回到客栈,李培根等人因不见他们在房中,正要分头去找。这会儿见他们回来,都感安慰。又见他们如此狼狈都觉诧异。张拙灵见无双也在其中,和众人打了声招呼便不再多说。秦乐滔滔不绝,述说昨夜惊险一事。  无双一面听秦乐说话,一面时不时的看向张拙灵,脸上尽是关切神色。张拙灵见她关切,又是众人在此,自觉不好质问。梅若琳扶着张拙灵手臂,看他手臂已经发紫,固是没有敷药之故。便忙跑出门去找大夫来给他敷药治伤。等敷过了药,臂伤受梁子丰阴寒掌力所伤,不免有阴毒难处。但借助他体内的九冥神功催化,调养一个时辰后已无大碍。  一伙人用过早饭,便动身前往河南府萧家堡而来。一路上,张拙灵耳目四顾,担心魔教的人会来生事。可一路走来,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无双也跟在众人中,也看不出她会有什么动作。走得三里地,忽见东首山凹处走来一队人马。一行五十多人,中又一辆马车,不知车里载的是什么人。前头二人一矮一瘦,矮的又矮又胖,黑不溜秋的。瘦的这人瘦得出奇,似乎一阵风就能将他从马上刮倒下来。这两人见了紫山门的人过来,都勒住了马。待得走近了,二人拱手向李培根道:“李大侠,马大侠,雷大侠好!”说完话,眼睛直往紫山门个人脸上搜寻,似在找什么人。找来找去,将目光停留在张拙灵和段红雪二人脸上,眼中满是愤恨之色。  李培根心下纳闷,微微一笑,还礼道:“霍门主,孙女侠好啊!”张拙灵一听,“孙女侠?这瘦子是女的?难道是这姓霍的妻子或是师姐师妹?听她口音又粗又厚,还真听不出她的声音和男子有什么不同。这么瘦的女人声音居然这么粗犷,还真少见!”细看时,这女子五十岁上下,面色蜡黄,两眼深凹,似有病容,与男的一般年纪。“这二人若真是夫妻,倒也配对,都一般奇丑无比!”不觉暗暗好笑。  李培根向张拙灵等人引见道:“这位是破三门门主霍沾,外号“破三刀”,这位是霍门主夫人孙六嫂,外号“雷霆九剑”!”  张拙灵望向二人,果然黑胖子腰里挂着一把大刀,女瘦子手上握着一柄长剑。二人刀剑含在鞘内,看不到刀剑的模样,但闻其名号,刀剑自然不同凡响。拱手道:“晚辈张拙灵!……”  霍孙二人一听,脸色立变,手握兵器,一脸怒色。孙六嫂阴沉沉的道:“很得好!……姓张的小子既然也来了,那请下马来,咱们比划比划!”  张拙灵一惊,道:“不知晚辈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还请前辈示下!”  孙六嫂恨恨的道:“哼哼!姓张的小子做了什么事,难道自己真记不得了吗?”手掌在马鞍上轻轻一拍,身子轻飘飘的在空中一荡一转落在地上,锵的一声拔出长剑。但见此剑青光闪闪,果然不是凡品。一双眼睛陷在两圈高高的眉骨中,阴绿如鬼目。“李大侠,我孙六嫂今日要取这小子性命,只因他杀我数十弟子,又害得我兄弟残废,此仇不共戴天,李大侠乃是大仁大信之辈,量来不会护短吧?”  李培根一惊,暗想:“这两人虽人品不佳,但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番情形应该不会说假。难道我这三师哥的孩儿真做了这样的事情?又或是他在绞杀邪徒恶盗时有失详查,误杀了人?”脸上不动声色,向张拙灵看了一眼,道:“我这孩儿年幼,但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更不是什么奸邪之人。倘若他一时糊涂真做下这等滔天罪行,我即是长辈也不容他!可要是事有别情,有人存心与我紫山门敌对,故意挑事陷害,那便如何?”  孙六嫂握着宝剑的手微微发抖,似乎已气恼以极。大声吼道,“姓张的小贼,你做下的恶事你既然不承认,那我来告诉你!……”  “小柔!咱们暂且忍耐,等到了萧家堡英雄大会上再提。此时彼强我弱,若是全盘抖出,对方死不认账,杀人灭口的事也要做出来。”  这孙六嫂的名字有个缘故。她本没有名字,原是乡下一个农家之女。只因在他出生那年,爹妈和两岁的哥哥都相继得了怪病而死。就连邻居几户人家也相继得了同样的怪病,由此死十几个人。村里人视她为不祥之人,将他丢弃在荒野中。幸得一僧人路过,将她带到庙中养大,给她取名“养不活”。这僧人见他越来越大越长得丑,也把她赶了出去。她只得在附近村子里东一家西一家的讨吃,大家见她可怜,也没让她饿死,可也受了不少折辱。村子里也有一个姓孙的女子和她一般丑陋,小辈们叫她五嫂,孩童们便戏称她六嫂。久而久之,大人们也这样叫了。她又不愿意再回本性,对姓名如何称呼也不放在心上,便用了这个姓名。后来,只因她相貌实在丑陋,直到三十岁也没出嫁。不料有一日得遇一位高人传她九招剑法。这剑法虽只学了九招,可剑法精妙,使来雷霆万钧,气势如虹。得了剑招后,首先将收养她的僧人一剑刺死。再将村中曾折辱过她的人也一一杀了。之后,离开从小乞讨长大的地方四处漂泊。凭借手中之剑,也闯下了一点名头。不日和霍沾遇上,二人互相起了争端打了起来。各自心下叹服,起了相惜之意。而“小柔”这个名字则是霍沾在新婚之后给她起的。而“孙六嫂”这个名字虽不好,可因为江湖中已经了这个名字也就不再改了。她口中说的兄弟则指的是霍沾的亲弟弟。  霍沾见李培根言语中大有袒护之意,想着要是将事情全盘脱出,难保李培根为了保存他师哥血脉而掩下祸事,来个一锅端将他们全数人杀了。到那时,死无对证,这弥天灾祸便从此无人得知。眼见对方高手甚多,单凭李培根一人就是一个硬手,再加马龙,雷豹,和这个难以猜测的小贼,那真毫无胜算。想着还是暂忍一时,等到了英雄大会上再抖将出来。那时以天下群豪为靠山,谅他们再如何厉害也难敌这天下英雄。  孙六嫂一听他言,全身一震。似乎当真再说一句就要面临杀身之祸。急忙收起了剑,跳上马背,剑柄在马背上一戳,疾驰而去。  

衡水治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辽宁治牛皮癣专科哪家好
肇庆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